当前位置:首页 >> 时尚资讯 >> 时尚文化
字,亦可不如其人
发布时间:2014-08-13 来源:时尚艺术研究中心 点击次数:

  媒体上经常可见一大堆人乱烘烘挤作一团,看明星脸上堆着笑意不停地签字。粉丝们恨不能让签名留在伸出的胳膊上或是作为纹身的一部分,明星们这会儿怕是只恨出生时爹妈没有起一个笔画可简到“丁”甚至“一”的名字呢。字,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一大群人盼着,你还能从容一个一个地写吗?真替明星们着急死了。

  

  明星签名场景当不逊众人围观的书法表演。比如,有的名字看上去好比钢丝一圈一圈缠绕纠结得眼花缭乱不知头绪,还没完没了在最后一笔用力一甩(据测字的说,这一笔的方向和力度象征兆头至关重要万不可小觑)。于是,好端端的汉字倾刻间分崩离析。字,本来就可以写得让人看不懂,识不清,但是传情达意的企图却应是一览无余。

  

  明星们签名式大同小异,但与台前幕后主人公形象两相比较,大异其趣,多现孩童着成人装不合比例的稚拙。不过,书帖中找寻不到,未必就不能创立一种样式?街头地摊上专门设计签名式的营生就是如此。汉字在他们笔下抽去了书写的自然随性,将固定的标签贴在了明星脸上,类似拉丁字母符号的手舞足蹈。此时,大概谁都知道,名字之外若再多写一个字,可能就要露陷。不过,没关系的。理同欧美人信用卡签字,要的是图形化整体辨识性,反倒不易仿摹。他们的签名在上述功能的延伸之中,还可将心情亢奋一阵子。这般熟练的肢体运行,有不可遏止的激情飞扬。仅识签名式,你断不能想象出笔迹与他们的演技甚至操行有何干系。我们的明星们在成功之时还不离不弃这方块汉字,真是要好好地感谢一番吔。

  

  许多书法家今天愈来愈像明星了——只写那几个肯定可以熟能生巧的汉字。书法展中,常会在相识者写的字前多站一会,揣想此君临池的架势是不是真就字如其人。若是觉得字形与人品不合,则为其所惑,怎么此君也能写出这等字来?见多了,字如其人或是不如其人,不及多想,看看也就过去了。

  

  常言字如其人。字有倚正人分忠奸。古往今来,相面测字似有定法。可是,依道德标准衡量出人与字不符的,历史上生活中也大有人在。想想,此番道理很简单,观字度人,古代中国的名士大家无论忠奸,哪一个不是自幼饱读经书知书达理?所受文化能量的正面影响完全等同无一例外。如何就能一概说成是“心正则笔正”呢?众人喜爱的书家中,难免会有心歪笔正这一类。让我一直心存疑惑常揣摩笔正与心歪还有着怎样的关系。幸好,与我同样好奇者不在少数。

  

  案头置上好纸好笔,好写字的人自会生出写好字的欲望。猜想好用电脑的同仁瞥见键盘也一定有手指 “哒哒哒”敲出好句子的惬意。我们以敲击键盘欣赏印刷体汉字的瞬时快感,自然会去揶揄一笔一划书写汉字是如何地延时费事。曾经景仰过的大文豪们,在上世纪初不是也嚷嚷要以拉丁字母取代方块汉字吗?大概他们忘记了这番高论也是用一手流畅的汉字书写出来的。

  

  欣闻教育部终将书法列为中小学的必修课。此番姗姗来迟的消息还是引出了期盼已久的喝彩,令数也数不清的书法家们兴奋不已不再忧心忡忡。时代正在改变汉字的书写和呈现方式,汉字,以构架与自然的完美契合不知不觉在多样化传媒大潮中,稳固了自己一度晃晃悠悠的地位,让我们敬畏的能量源源不断地从其中释放出来。国力日增提升文化话语权,也顺利调适好了教育方针的指向,用不着口干舌燥一味说教。只需教学生手执毛笔,捂热冰封的汉字,何愁没有文化身份的认同?况且,庞大的书法师资培训计划,也让更多不同年龄层的国人另眼相看日渐陌生的书写汉字,前呼后拥进入到书法学习的浩荡阵列中。汉字,与我们永远相随而用不着理会时势迁异,这已注定是中国人无法割舍的文化宿命。

  

  扯开说一说近期电视播出的汉字听写大会。多年来已很少有听到听写二字了,也很少有节目可以看到来自各地的中学生可爱而真实的面孔。他们能听写出的汉字,常常是场外成人组中仅有极少者(甚至无人)能书写正确。此时,我终于看到汉字作为记录思索过程的符号,怎样地一笔一划由犹豫试探到肯定,最终是一挥而就的自信表达。这些戴着眼镜额头大大的孩子们,他们更专注也更热衷文化与知识的获取,此时,即使写出的字战战兢兢,却能让我们意会出中国古代哲学中的“得意忘形”。设想一下,纵是写得一手漂亮汉字,翻着白眼却不解何意,这简直不如说是荒谬了“书法”二字。

  

  书法,最易被别有用心者借耗费功力与时日挟持去赢得廉价喝彩。研习先人字迹当然重要,但临池不辍并非比试谁是劳模。日常生活中经常可见到随手写下的购物清单,还有黑板上的留言,或是名片未未随身边只得借来纸头胡乱写下姓名和电话号码什么的,字,歪歪倒倒鸡抓似的,却心生测字的歪想,盯着多看上几眼,远比看书法展览中抄烂了的贤士名言更显性情。字,写得像样不像样何妨?文章作不好,倒真的是要出丑的。

  

  早些年,报上看到美国前总统尼克松风云一世时值暮年的签名,已如年迈者心电图波迹有气无力,这是一个书写印痕与真实人生生理心理交合的轨迹。想他当年风光时执派克笔签名该是何等自在!赏字,说到底是对作者真诚抒写心绪的倾慕。字,无论是什么年龄的人也无论是写在何种媒材上,都可衍生出撞击心扉的魔力。

  

  交友识人,绝不会因其字迹如何确定亲疏。通文墨的中国人都写笔画相同的汉字,故识字当然也就不应以事功人品形成取舍标准。有时,我们暗想绕开明星们的签名式,去窥视他们常态下的书写痕迹,再窃取所谓人与字不符的铁证,这一定会是件有趣的事。与其浓妆矫饰“书法”,不如放过它直叫“写字”二字更显白白净净清水芙蓉。说字如其人吗?嗯,字,亦可不如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甲午大暑,徐勇民

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© 2012 HIFA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